长征队伍中的两个特殊人物

作者: Robin 分类: 百科知识 发布时间: 2011-10-14 12:05

“国军”纵队司令骑骡子 贵州“大土豪”读马列一步不落走完长征 与红军结下深厚友谊———

红二方面军长征的队伍里,走着两个颇为特殊的党外人士。一个是骑着淡红色大骡子的张振汉,长征前是刚被俘虏的国民党中将纵队司令;另一个是穿着老秀才式长衫,已57岁,曾是清朝贡生,并担任过旧贵州省政府秘书长的周素园。他们二人在红军中经历的艰苦,与过去的优裕生活简直不可同日而语,但却行军万里一直跟随到陕北,并从此一直成为共产党人的朋友。

贺龙笑问:“张师长,是你抓我,还是我抓你?”

  

在红二方面军队伍中跟随长征的“国军中将”张振汉,是在长征前几个月“剿共”作战时被俘的。 1935年春夏之际,留在湘西的红二、六军团为牵制湖南军阀的主力以配合中央红军长征,同国民党进剿军展开了激战。6月间,红军在湘鄂交界处的忠堡埋伏,一举消灭了国民党军第四十一师,活捉了纵队司令兼该师师长张振汉中将。

  张是炮兵出身,受过军校教育,除了指挥本师兵力,还管辖新三旅、湖北保安师等。张振汉在“进剿”前扬言“要亲手抓住贺龙”,当了俘虏后被送到指挥部,贺龙亲自给他端了一杯开水,笑问道:“张师长,是你抓我,还是我抓你?”张振汉以为肯定性命不保了。

  当时,红军对国民党官兵一向优待,但也处决过一些俘获的高级官员,如一次反“围剿”中俘虏的中将张辉瓒等。此次任弼时、贺龙率部俘虏了张振汉后,决定采取优待政策,争取他为红军服务。

  打败仗的教起了打胜仗的

  红军围攻龙山据点时有缴获的山炮却不会放,贺龙便让张振汉去调整炮位开了两炮,结果打开了城门。红六军团长萧克兼红军学校校长时,校内有800名学员却缺少教员。他见张振汉军事技术水平高,便安排他来任教。

  有人不服:“打败仗的人怎么教打胜仗的?”萧克回答:“军事技术没有阶级性,一般战术原则,如行军、组织战斗、协同作战以及利用地形地物等都是军事科学,不管红军白军都要用。”

  1935年11月,红二、六军团开始长征前,张振汉向贺龙、任弼时介绍了国民党军的薄弱环节,对于部队突围方向的选择起到了一定参考作用。长征途中,领导为照顾张振汉,专门配给其一头骡子,还派几个战士陪同。过雪山时,张振汉马失前蹄滚下山去,战士寻到谷底才把他找到。张振汉跌得奄奄一息,鲜血直淌,腿上出现骨折,战士急救包扎后又用担架抬着他继续往上爬。雪山上空气稀薄,抬他的战士走几步就要停下来喘几口气,张振汉这个有铁石心肠的军人此时也流下了眼泪。

  红军过草地时,看护张振汉的战士宁可自己挨饿,也要把得来不易的一点干粮或野菜省给张振汉吃。过去养尊处优的国民党中将,经过在红军队伍中的生活锻炼,也能忍受艰苦了。至此,张振汉真正认识到国共两党军队的根本区别。到达延安后,他提出想把妻子接来安家。他由害怕被杀而勉强为红军服务,变成了自觉积极工作。

  红军打土豪却在书架上发现了马列书籍

  红二、六军团长征到达贵州毕节县时,遇到了开明绅士周素园。部队进城当晚,按照惯例选择富户打土豪,周素园颇为引人注目的住宅也在其中。红军指战员进去后,发现宅子的书架上摆了许多马列主义的书籍,大感奇怪,随即向六军团政委王震作了汇报。王震马上派人调查,得知周素园在当地老百姓中口碑很好,第二天就去拜会,并如数退还了他家被搜走的财物。

  经过了解,红军知道周素园(名培艺)出生在晚清一个书香门第家庭,中过秀才、贡生。他参加过辛亥革命,曾任贵州军政府的行政总理、云贵川总司令部秘书长、政务厅长和省政府秘书长等要职。周素园出于正义感,已愤然脱离政界,赋闲在家十年。他听说过共产党的一些主张,便设法购来一些马列著作研究,被人戏称为“红色秀才”。

  不去香港就是死也要死在红军里

  红二、六军团到达毕节时,土豪劣绅闻风而逃,周素园看到红军严明的军纪,非常佩服,同时同红军领导人反复交谈,深深为他们介绍的救国救民和抗日的主张所感动,便同意出面组织贵州抗日救国军,自任司令。在他影响下,当地一大批开明的上层人士也表示支持红军,许多青年也积极参军。周素园还利用旧日的关系,分别向云贵川的军阀们写信,劝说他们不要进攻红军而保持中立,以免蒋介石“一石二鸟”。1936年3月初,红二、六军团离开毕节。任弼时、贺龙、萧克、王震等领导人考虑到周素园的安全和身体情况,表示愿意出些钱让他去香港暂避,并做一些抗日统一战线工作。周素园却说:“我在黑暗社会里摸索了几十年,想为中国做些贡献却到处碰壁。现在参加了红军,才找到了光明。我周素园就是死也要死在红军里!”王震把这些话告诉了贺龙,贺龙一拍大腿说,我就欣赏这种人,即使抬也要把他抬走!

  随后,一个穿着旧书生长衫的特殊人物便出现在红二、六军团的队伍中,这便是周素园。由于他年纪大,过去也没有徒步行军的锻炼,在征途中屡屡生病,两腿有时流着脓水,生活不能自理。部队为了照顾他,专门派人来抬担架,贺龙和萧克的夫人还经常帮他换洗衣服和绑腿带,使他终于能随军到达陕北。

  两位特殊人物离开延安,为开展统战工作尽力

  1937年夏,全面抗战开始,中共中央从各种途径对国民党军队进行统战工作。***专门找张振汉谈话,询问他想不想回去。张振汉说虽有些想家,还是愿意留在延安。***劝张振汉还是回去,并说:“过去不放你,是怕回去后人身安全没保证。现在国内和平实现,你回去后国民党也不会对你怎么样。”

  当过两年红军学校教员并经历了长征全程的张振汉,依依惜别了延安。他回到国民党军队后虽再不受重用,却以自身经历向高官们说明了共产党优待俘虏的政策。后来解放军南下时,张振汉多方奔走,以自身经历动员和劝说湖南当局的要人们起义,为和平解放长沙做出了贡献。解放后,他担任了长沙市副市长,到北京开会时萧克等人还请他吃饭,昔日战场的对手早已成了在长征中共过患难的老朋友。

  周素园到延安后,一直患病不愈,当地治疗条件又很差。他自感年近六旬,于是写了一封信给***,表示不想再拖累组织照顾自己,想回毕节老家去。***同意这一要求,并在临行前专门请周素园吃了一顿饭,赠送了旅费,并嘱咐他到西南来开展统战工作。***说:“你虽然不是一个共产党员,但是你是一个红军。先生是一个奋斗的人,是我们党最亲密的朋友。”

  回到西南后,周素园开始以八路军高级参议的身份广泛开展活动,凭借其过去在当地政界、军界的威望,大力宣传共产党的政策,并为八路军募得大量药品和其他急需物资,设法送往延安。解放战争期间,他仍同共产党组织保持着秘密的联系。全国解放后,周素园出任了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和贵州省人民政府副主席,后又担任了副省长。

  点评:民族希望最能感人   红二方面军长征队伍中的两个特殊成员,与贫苦工农出身的广大指战员出身完全不同,他们来自于旧社会的上层。他们能茹苦含辛,跟随红军走完了艰苦的万里长征全程,确是一个惊人的奇迹。红军是民族的希望,不仅能够唤起亿万工农大众,也能感化旧社会上层人士以及敌军阵营中有良知的人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标签云